军人驳斥外媒:把少数腐败演绎为集体腐败是想

  中国军队反腐败,西媒全当腐败报

  美国《华尔街日报》3月1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提及中国军队买官卖官行为遍及全军。在接受《环球时报》的采访中,对此观点,中国军队人士给予批驳,认为把少数几个人腐败演绎为中国军队的集体腐败是一种想象,不值得一驳。

  军队自绑16恶人,人民更相信子弟兵

  作者:环球时报

  3月11日,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中国反腐暴露军队危机,腐败案件显示买官卖官严重》的文章。文中提及,在过去十年中解放军部队买官卖官遍及全军。《华尔街日报》报道引述来自解放军内部人士和军事专家的说法,称在过去10年中,买官卖官渗透全军,以至于不同职位都有价格潜规则,比如到将军层级至少要1000万人民币,到大校一级要超过500万,即便要入伍成为普通士兵,也要花上1万人民币。

  军队权威部门15日下午对外公布2014年查处的16名军级以上领导干部名单,其中4人的案子是第一次被公布。总后副部长刘铮等人受查处的事情网上曾有传闻,昨天一并得到证实。

  军队的反腐败备受国人关注,郭正钢等14名军级以上军官不久前被宣布立案调查或移送军事司法机关依法处理,既是军队反腐的重要成果,也预示了这一反腐败进程必将继续下去。

  这篇报道引用一位退休中国官员的话称,那些花钱买职位的官员会追求回收投资。“这已经成了一种恶性循环,在过去十年里遍及整个军队。”

  舆论颇受震动。但以往是案件本身令人吃惊,这一次则加上了对军队这样集中“自揭家丑”的没想到。

  国外也在紧盯中国军队揪出了哪些贪官,《华尔街日报》近日对几名中国现役和退役军人的媒体谈话进行整理,掐头去尾,宣称中国军人说,过去十年中“所有的军衔岗位都被贴上了价格标签”,买官卖官“席卷了整个(中国)军队”。该报以此为由,质疑中国军队的机器将“腐烂掉”。

  对此,军事战略问题专家彭光谦少将对《环球时报》分析,中国军队腐败现象是严重,这种“严重”是指哪怕是一个贪腐分子也不为党纪军纪所允许。“但我们军队200多万人,假设有1万个贪腐分子,也只占百分之零点五,这怎么能说遍及全军。”彭光谦说。中国军队99.9%以上是健康的,是有血性,有能力,按照党和军队宗旨办事。彭光谦认为,把少数几个人腐败演绎为中国军队的集体腐败是一种想象,不值得一驳。

  军队出这么多高级别贪官,显然是件丢脸的事。通常,无论哪里出贪腐丑闻,大都愿意“低调处理”。但军队这次把全年查处的军以上贪官合在一起公布,这是在自炒负面新闻,突出问题的严重性。这种态度不仅在军队,在全国范围内也是焕然一新的。

  反腐败总会面临一个悖论:它展现了党和政府清除腐败的决心,同时它让人们看到腐败问题的严重性。

  在2014年的历次发布会上,国防部新闻发言人都明确军队确实存在腐败问题,但同时也没有否认广大官兵的奉献精神。

  不掩丑,在今天的中国仍说不上已成规则和习惯,有些地方和部门在反腐问题上表的决心很多,但对涉及本地本部门贪腐丑闻的那些“干货”,则能少说就少说。军队受保密原则的约束多,总体信息开放度不如地方上活跃,但昨天自爆军队腐败大案却不留余地,一举走到全国的前面。

  中国军队的腐败问题看来的确很严重,军方今年两次公开宣布的处理名单包括了30名军以上干部。这种触目惊心的情况在新中国军队历史上前所未有。

  《环球时报》记者联系到一位军龄20余年的现役团级干部,他目前军衔是上校。这位人士告诉记者,“我大专毕业,从最初授少尉衔、到现在没有花一分钱,也不认识一个人。”

  我们愿意把这看成真正的决心宣示,我们也愿意相信,这才是全国人民希望的“告别 出发”。

  然而如果说中国公众因此对军队丧失了信心,这不是事实。中国军队反腐败的整体效果是加强了人民对国家政权的信任,这是这个时代的真实方向。

  这位军官所在的单位层级属于总部机关单位,但他描述这份工作“没权没钱,都是干活的位置,工作很辛苦,天天加班,工资也不高。”

  实事求是说,军队内有一些贪官,这是公众可以想象到的。但如果说一个地方“虽然出了问题,但整体是好的”,军队大概最有资格得到这样的公允评价。尽管这两年军内腐败案不断曝光,让人们看到他们原本难以置信的种种问题,但如果说军队的形象在人们心中“垮了”,显然不是真实情形。

  中国军队就像这个国家一样,在遭遇问题的情况下从来没停止过变得更加强大。这是中国人以及全世界的客观感受,也是亚太地缘政治一个颇具影响的元素。抓了30个贪腐将军,中国军队的战斗力被进一步夯实,中国的强军建设也更加可信,这是中国军队反腐败的主流线索,其他都是支流性的。

  同属一类性质的还包括作战、情报、外事等机关单位,和基层部队主官。

  我们知道腐败问题渗透到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新一届党中央大刀阔斧铲除腐败对此作了证实。与此同时,前所未有的反腐风暴也吹散了困惑,在腐败废墟间竖立起全体人民信心的新支柱。

  腐败已是中国重大问题,我们对此给予了正视。但横看全球,中国最突出的无疑是反腐败的坚决态度,它位于无可争议的全球第一,有些国家的军队腐败一直捂着盖子,不敢揭露,不等于他们的腐败比中国的程度轻。

  即便自评工作辛苦,这位军官告诉《环球时报》,他的观点依旧是买官卖官毕竟还是极少数的。他天生喜爱军人这个职业,也相信自己的专业、特长能在这里得到发挥,实现自我价值。

  因为人们看到党开展反腐败的行动力。中国肯定不是当今世界最腐败的国家,经常跑发展中国家的中国人对此都很清楚。今日中国也肯定不是本国历史中最腐败的时期,但今天的反腐败在中国及全球历史上都罕有记载。人民是能看懂这一点的,这一根本事实是中国社会对未来信心的重要源泉。

  西方舆论报道中国反腐败的兴趣更多落在了腐败的严重性上,在它们那里,所有“反腐败”都仅仅是“腐败”的印证,中国越反腐败,“中国崩溃”就有了越多证据。必须指出,它们认识中国反腐败的方向与中国社会的认识方向大体是相反的。

  根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军衔和职位并无直接关联。比如校级军官,不管是少校还是大校仅仅是一个军衔,很多是没有实职的。少数贪腐分子涉及到的一些行为大多集中在有钱有权、实职的位置,比如干部、后勤,装备等领域。

  军队反腐败的雷厉风行尤其令人鼓舞,成为公众信心的重要支点。不仅打大老虎,军队“禁酒令”、严管公车、退多占住房都做得立竿见影。除了全国反腐败的那些普遍推力,军队令行禁止的纪律作风似乎发挥了额外作用。反腐败是对军队严整的特殊洗礼。

  这当中显然有不少表达的是西方一些人的愿望,他们很乐意把中国发生的各种事情都看成“中国不行了”、而西方则“前途似锦”的信号。

  一位军级干部对《环球时报》表示,存在不等于普遍,绝大多数的领导是真材实料“干出来”的。他说,军队是在党领导下的,并不是某个人的军队,广大官兵也都是有党性,有军人应有的素质。这位有40余年军龄的领导将军人素质描述为,“使命、责任、荣誉、保家卫国、当兵打仗”,他认为这些特质存在于军人的潜意识中,并且很重要。

  希望以公布“打虎榜”为契机,军队在对外信息透明方面有更全面的调整。军队可在不影响保密规定的情况下多搞不同形式的公众开放活动,让人民多有机会与子弟兵直接交流。在军费使用等重大问题上,也应更多满足公众的知情权。这些将是有利于反腐败的一石多鸟之举。

  中国人不必过于在意西方解读。中国军队在自揭家丑,让我们看到了军队刮骨疗毒的决心。与此同时我们看到每当大灾大难关头也都有人民子弟兵挺身而出的身影,我们很多人的亲朋好友中都有军人,包括各级军官。常识也很强大,我们不会相信“所有的军衔岗位都被贴上了价格标签”这样的夸张论断,就像我们不相信中国所有公务员都是通过花钱买来了他们的晋升。

  对于一些贪腐现象的发生,彭光谦分析,在市场机制引进来以后,钱、物方面控制不严、管理不严,导致一些问题出现。 但他强调这只是个别人的个别问题。

  徐才厚等16人给军队抹了黑。就这个问题来说,坏事就是坏事,变不成好事,但人民的判断力是完整的,出了少数蛀虫的军队不是一块倒下的木头,而是蓬勃向上的生命体。军队本应如此,这也是人民的期盼。它在保卫这个国家的安全,这种保卫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可靠。而且它没有因此居功自傲,就在昨天,它把写有按党纪国法必须惩处的16人名单交给了大众。▲

  中国这些年毕竟创造了世界性的经济发展奇迹,中国军队战斗力的提升亦是世界公论。腐败问题在中国走到这一步,非常令人遗憾、痛心。但中国的发展一定有更全面的逻辑,也一定有干部队伍的大量正面素质和表现起了支撑作用。中国社会对此大体是有辩证认识的,我们既看到腐败的严重,也没有被它一叶障目。否则的话,中国社会的总体面貌决不会有今天的这些积极面。

  对此,十八大以来中国军队展开了反腐行动。2015年初,军队权威部门连续两次公布军队打击腐败情况,涉及各军种各领域。这也表明我党我军反腐是坚决的,也受到全国人民和官兵的拥护。毋庸置疑,经过反腐斗争,中国军队将会更加强大。

  中国军地的反腐败能够继续深入开展下去,除了舆论的支持,社会的信心也在发挥着关键作用。世界大国里还没听说过有哪个国家是被反腐败“反垮的”,那些希望中国将把自己“反垮”的人和力量终究要失望。把中国“反腐败”当成“腐败”来报道的西方媒体,有些或许是没看懂中国,有些则是故意要这样自欺欺人。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还引用位于圣地亚哥的加州大学研究中国军事的专家张太铭(音)的话,这位专家说,如果你不能依靠军队人事系统挑选出最好、最有能力的军官,尤其是关键的作战岗位,对于指挥链条的信任和尊敬就会开始受到削弱。到那时,纪律开始松弛,很快演变成为系统性问题,让整个军队机器腐烂掉。

  对此,彭光谦对《环球时报》表示,中国军队有一套选拔人才的机制,从战争年代到现在取得无数胜利证明这套机制是行之有效的。

  一位来自海军基层部队的指挥员告诉《环球时报》,成长为一名舰艇指挥员要经过多岗位锻炼,不间断地培训学习,不断地考核,才有资格成为舰艇舰长或潜艇的艇长。从军校毕业到成长为一名合格指挥员短则需要十年,长则需要十五年。

  以舰长为例,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舰长,在军校毕业后,下到基层部队需要先进修一年,考核合格后才能成为正式干部,这仅仅是其成长的开端。正常情况下,他需要三年时间,经过多次考评,合格后进行调级,从原来副部门长升至部门长。此后再经过两至三年锻炼,这个阶段会根据个人情况进行岗位调整。旨在做舰长的留在基层部队,继续锻炼,参加各种考核。“每年都有干部考核,分为优秀,良好,一般,称职和不称职”,这位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考核既有理论测试也有实践操作,考核合格的人员到院校集中培训,学习副舰长理论,岗位培训。学习完毕后其返回舰艇后,有一年的岗位锻炼,需要练习舰艇怎么操作,管理,训练怎么组织等等。最后独立操作考核通过之后,正式成为副舰长,然后是实习舰长,舰长,一步步成长起来。即便在做了舰长之后年年也都有考核,而且根据需要不间断进行培训学习。

  “能否成为一名舰艇指挥员是由专业素质,考核结果,岗位需要等综合因素决定的。”这位指挥员告诉《环球时报》,在他们这种专业性很强的部队,对综合能力素质要求极高,随时准备打仗的部队,必须要有真才实学,是不可能花钱买官的。

  《环球时报》记者在日常采访中了解到,解放军队伍中藏龙卧虎、人才济济,他们也有很好的自我发展。在彭光谦看来,中国军队里汇集的人才,无论数量、质量都很高,高于地方。“军队是人才、知识最密集的地方,天文地理无所不有的综合性人才库。”彭光谦认为,对于这些人才而言,军队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这里是一个动态的平台,各种力量时刻处于博弈状态中,这种体系能锻炼人,提高才能。

本文由金沙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军人驳斥外媒:把少数腐败演绎为集体腐败是想

TAG标签: 金沙澳门官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